BLOG

MY PERSONAL JOURNEY

被遗弃女婴30年后寻亲借助网络与生父母相认

中新网太原12月21日电 题:被遗弃女婴30年后寻亲借助网络与生父母相认

离散30年后,一家人终于团聚。12月21日,山西省太原市火车站,30岁的河南省信阳市女子蒋萍,与亲生父母相认,一家人拥抱着哭作一团。

10时53分,蒋萍出站,一家人终于团聚了。韦亮 摄

“这是你大妹妹”“这是你小妹妹”“这是你二姑家的弟弟”……贾有锁、陈玉花夫妇向蒋萍一一介绍着前来迎接她的亲人,眼里流着泪,嘴角含着笑。

这是贾有锁、陈玉花夫妇第一次见他们的大女儿(蒋萍)。

利用这款小程序,办案民警对犯罪嫌疑人的支付宝、财付通、银行卡交易流水和微信、QQ等聊天记录进行分析,很快厘清这一组织的直接诈骗层、中介卖码层、专业制码层,确定涉案嫌疑人300多名、受害人6000多名、涉案金额3000多万元。

蒋萍只知道自己是山西人,在太原火车站被人捡到。她说,“我身上留有一个小纸条,是个湖北人留的,纸条上写有‘这个小女孩是山西人,在太原火车站捡的,自己单身,常年外出,无力抚养,请好心人收养’等字样。”

“亏欠她太多了,我们一家不惜一切代价,要让她下半生幸福。”贾有锁哭着说,这么多年,她没有享受过父爱、母爱,“我们一定要好好补偿,要让女儿回到身边。”

目前,这起案件已抓获犯罪嫌疑人86人,对其他人员的侦查仍在进行中。

由于患有腭裂,蒋萍出生后即被亲生奶奶遗弃。此后,被一湖北人在太原火车站捡到,又因其无力抚养,被遗弃至河南省信阳市,最终被当地一位老人收养为孙女。

宜阳县公安局抽丝剥茧,发现涉嫌实施诈骗的是一个结构分散的蛛网状组织,规模较大、受害人众多。专案组民警先后到阿里巴巴、腾讯等企业及相关银行,调回大量交易数据与聊天记录。但由于数据过于庞大,在电脑端根本打不开,更无法查询、提取、分析。

刘利勤寻子10年(其子10年前于太原市万柏林区小井峪被人抱走),身边聚集了很多寻亲人士,他们互通信息,共同寻亲。刘利勤说,“前不久,寿阳一位有心人士提供的信息,与蒋萍的腭裂等特征很吻合。”

到贾有锁、陈玉花一家核实信息,当看到陈玉花时,刘利勤放心了,“与蒋萍长得很像”。

宜阳县公安局随即向洛阳市公安局反诈中心求助。最终,由自费学习过Flash、Java、Php等技术,并自主开发过警务软件的洛阳市吉利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姚伟立,根据办案需求开发出一款小程序。

近12时,贾有锁一家簇拥着蒋萍离开,他们将赶回寿阳。那里,贾有锁的亲戚们备下宴席,给蒋萍准备了迎接仪式,会有更多的亲人与蒋萍相认;在那里,蒋萍将与她的家人们真正团聚。(完)

贾有锁拉着家人向刘利勤深深地鞠了一躬。他说,能找到女儿,多亏了刘利勤。“这是帮别人找回的第7个孩子”,刘利勤说,希望有一天能找回自己的孩子,希望更多的孩子能回家。

人海茫茫,离散30年,仅凭“山西人”“太原火车站”这仅有的线索,寻亲成功,这是一个奇迹。刘利勤说,“这次蒋萍与双亲相认很顺利,从得到线索到最终确定,大概半个月左右。”

“只要输入我们设定的条件,立即就能提取出相关数据,极大地提升了办案效率。”谷永辉说,如果这些数据靠人工一条条筛选,周期会极其漫长,还不一定准确。

他介绍,宜阳县一名青年在玩某网络游戏时,根据游戏弹出的可低价刷游戏点券的广告,添加犯罪嫌疑人QQ号码并支付现金1300元。由于没得到承诺的游戏点券,他提出退款。对方要求他扫描一个支付宝二维码,但按要求操作后,他发现支付宝绑定的银行卡内8444元现金被转走,遂向警方报案。

正在等候蒋萍前来的贾有锁一家。韦亮 摄

16岁那年,收养蒋萍的老人去世,无依无靠的她,在村民说合下,出嫁成家。如今,30岁的她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。5年前,蒋萍开始寻找亲生父母,随后,蒋萍求助于“山西寻亲哥”刘利勤。

贾有锁、陈玉花夫妇来自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,30年前,他们的大女儿出生。“生产时,孩子父亲外出打工,我难产晕过去了;醒来后,婆婆告诉我孩子没了。”陈玉花哭着说,小刘(民间寻亲人士刘利勤,被称为“山西寻亲哥”)到她家核实信息时,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女儿还活着。

“小刘打开视频让我看,说是和我一样样的……”陈玉花嘴角蠕动,说不出话来,扭过头去,泪流无声。12月14日,贾有锁与蒋萍做亲子鉴定;19日,鉴定结果从北京传来,蒋萍确定是贾有锁、陈玉花夫妇的亲生女儿。

21日上午,贾有锁、陈玉花夫妇携手捧鲜花的两个女儿,在太原火车站出站口广场等候,他们离散30年的大女儿将前来认亲。10时50分,列车准点抵达;10时53分,蒋萍出站,终于团聚了,一家人的眼泪在寒风中肆意流淌。